抢更小说 > 其他小说 > 汉末独行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曹彰的决断

汉末独行由抢更小说(m.sdhjq.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也不知道曹彰是酒醒了还是睡醒了,反正丑时刚过,曹彰就从曹操的身边站了起来。
    看着自己父王那紧闭的双眼,曹彰偷偷抹掉自己眼角的泪水,擦干泪痕,轻笑了一声,“父王,孩儿这就走了,若是日后有机会,孩儿再去您的墓前拜祭!”
    说完之后,便朝着外面走去,至于依旧在曹操灵位之前闭着双眼再给自己的父王守灵的曹丕,曹彰走的时候他没有吭声,曹丕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的动静,也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两个人就这么交错而去。
    至于依旧守护在门外的许褚,对于曹彰的出现,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此时的许褚,仿佛随着曹孟德的身死,他自己的心也跟着死去了。
    “许褚将军!”虽然许褚没有搭理曹彰,但是曹彰却是主动的站到了许褚的身边,“某家希望许褚将军能够跟着某家一起走一趟,若是可以的话未来的一段日子可能就需要您跟着某家了!”
    许褚低下头,微微看了一眼曹彰,却是没有搭理他,也没有挪动脚步。
    曹彰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自己叫不动这位亲将的,不过还没等他再多劝说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来曹丕的声音。
    “仲康将军,随子文去吧!从今日开始,孤这个做儿子的会为父王守灵,这一点您放心!”
    曹丕的话让许褚放下心来,他在这里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多陪陪自己的主公,不想自家主公竟然这般的这么落寞的留在这个空荡荡的灵堂中,他的主公劳累了一生,不能这样的自己孤孤单单的落了幕。
    “那,末将便跟着鄢陵候走一趟!”许褚嗡嗡的说道,这段日子他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说话都闷闷的,“不知道鄢陵候想要去哪里?”
    “某家的大营!”曹彰轻笑一声,便当先带头走去,许褚也再次恢复了不发一言的状态,跟在了曹彰的身后。
    沿途的虎卫军看到他们两人,或许他们心中有拦下曹彰的想法,但是看到了后面手持大刀,披甲顶盔的许褚一个个的都将自己的想法都憋了回去。
    曹彰拿回了自己的坐骑和兵刃,晃晃悠悠的朝着外面走去,许褚还是一声不吭的跟在他的后面,夜间巡视的曹军士卒们看到这两个人都恭谨的停了下来,朝着他们行礼。
    看得出来,这些士卒这个礼都是真心实意的,因为曹彰和许褚两个人在军中的威望不是等闲何意比的,不说夏侯惇这种稳固后方型的大将,曹彰和许褚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典范。
    曹彰纵横沙场多年,也算得上半个宿将,尤其是他这些年几乎不在正面战场上和西川的刘玄德还有江东的孙仲谋动手,他一直是在边疆攻杀那些异族,保卫边疆之地,这种人可能在中原不太受世家的欢迎,但是在士卒们的心中还是十分的被欢迎的。
    尤其是现在征兵,大多数还是那些边疆来的汉子,因为他们常年面对的都是异族的游骑和刀兵,相比于其他地方,这北方边疆的百姓,更加的悍勇,也更加的能够适应杀戮,毕竟现在不像前些年了,几乎是人人拿起刀都能上战场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他们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从边疆招来的,中原的冀州青州徐州等地虽然也偶有叛乱,但是大部分还是太过于安逸了,他们已经开始重新捡起了农具,放下刀枪许久了,哪里还有北方边疆之地百姓的凶悍?
    曹彰这些年在边疆所承受的痛苦,所打出的威风,在这大汉,尤其是曹氏麾下,已经算是声名在外了!
    至于许褚,和曹彰也还不一样,许褚的威名是他的勇,虽然曹彰也很勇,但是许褚常年守护在曹操的身边,很多解决不了的敌将,最后都是由许褚这个亲卫大将来解决。
    甚至在曹彰出仕之前,许褚一度被曹军认为是曹操麾下的第一大将!当然,现在曹彰出仕了,许褚也还是呼声很高的。
    现在他们两个行走在洛阳的街头,多少士卒看到他们都是无比的羡慕,或许曹彰和曹丕有很多的故事,或许曹彰在很多人眼中现在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害怕他惹出什么麻烦却又珍惜他的勇武,但是在这些士卒的心中,曹彰是他们敬佩的大将,许褚是他们羡慕的将军。
    “许褚将军,上次见到您,您将某家劝了回去,今日再次过来,希望您不要见怪!”曹彰等到那些士卒都走了之后,距离城门不远处,勒住了战马让自己听了下来,也让许褚听了下来,“将军可能原谅曹彰?”
    “您是三公子,也是主公的嫡亲儿子,你的选择末将无权干涉!”许褚闷声说着,语气中并不代表任何的情感,“只是现在许褚乃是魏王麾下将领,所以要听从魏王的调遣!”
    “许褚将军不用提点于某,将军的意思某家明白,想来我那个大哥也说了,某家既然来了,便会打算再做出什么事情来,某家的父王已经不在人世了,某家还不想再将自己的母亲也活活的气死,同室操戈这种事情,二哥或许想做但是他没这个胆子,至于某家嘛,有这个胆子,但是某家却是没这个想法!”
    “三公子这么想,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那时候大哥问某,有没有后悔!”曹彰突然笑了起来,“从这里到长安不过三百余里,从这里到邺城也不过三百余里,若是某家没有去征讨西北的羌人,若是就一直在长安,或许最先带着大军赶到的那个人就是某家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公子不比介怀!”许褚难得的劝告了一句,“有时候,这是命里该有的东西,有时候,这个东西本就不会是您的,强求是没有用的!”
    “哈哈哈,仲康叔父放心,某家晓得这个道理,某家只是想说,某家从来未曾后悔,西北羌人作乱,西凉众将勇则勇矣,却是不够聪明,那该死的羌人在武威、酒泉和张掖没完没了的折腾,某家就是看不下去,哪怕明知道会耽误大事,但是某家还是要弄死他们!”
    说完这句话之后,曹彰也是长出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了天空,“只是可惜啊,某家对不起那三郡的百姓,不但去的晚了一些,更是没能够除恶务尽,实在是有愧他们的信任!”
    “公子...”许褚看着这个样子的曹彰突然明白了自己主公为何在最后的时候,非要让曹彰前来见他,不为了别的,只为了曹彰在某些时候的性格和他太像了,尤其是对待异族上。
    曹彰和曹丕完全不同,虽然许褚没有主动的去探听什么,但是曹操身死之后,校事府本属于他的那一部分也没有停止运转,一些消息还是能够传到他的耳朵之中的,其中让他最心冷的一件事情就是。
    曹丕在得到前往洛阳的消息之时,辽东的濊貊、扶馀单于、还有西域而来的焉耆、于阗王两个大人都同时得到了消息,这消息是谁得到的,那自然是不用说的,作为魏王,不想着如何平定天下,这盟友找的倒是很迅速的。
    对于这个事情,虽然许褚没有说什么,当然他也不配说什么,但是一想到这里,还是十分的不舒服,相反他看到曹彰,为了异族的事情,将魏王的位置都扔了,冲到西凉和他们交战,甚至都可以说拿自己的前途在开玩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三公子,西凉的事情,会解决的,您放心就是了,魏王虽然现在对那些异族...对他们颇为友好,但是骨子里你们都是一样的,对异族,魏王也是不会手软的,这一点,公子放心吧!”
    “那是大哥的事情了,和某家没有关系了,某家日后啊就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富家翁,每日游猎骑射,每日饮酒作乐,之前取了孙家的女子,总是叫着某家一起游猎,可惜总是顾不上,现在好了,终于有时间能够陪伴妻子和孩子了!”
    说话间,曹彰还不由的笑了起来,或许在他的想法,能够陪伴自己的妻儿一起生活,安静的过上好日子,也是一种幸福吧。
    不过一旁的许褚看着那年不过三十的曹彰,却是心里有些吃味,他现在都记得,当年曹彰还小,那时候主公也十分的年轻,将府中的孩子都召唤到了身前,问他们的志向。
    每个人说的不一样,陈述的理由也不一样,但是只有曹彰说的很简短,好为将!
    至于原因,说的更加的精简,愿意驰骋沙场,他喜欢沙场,曹彰当初没有说什么愿意为父亲平定天下,也没有像自己的父亲小时候说的那般,希望自己死后能够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一句,大汉征西将军之墓。
    就是简简单单告诉所有人,他就是喜欢斩杀杀伐,就是喜欢征战沙场,所以在学文的同时,他的武略,他的勇武也是与日俱增,就连主公都不断的夸奖曹彰,勇武非凡!
    可是如今这个勇武非凡的曹彰公子,大汉的鄢陵候,就要在自己三十岁的时候,最好的年华,褪下这一身的戎装,然后归隐田园,从此不问战事不谈兵法,这种日子,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一种幸福,但是在曹彰这里,这就是悲哀!
    “好了!”曹彰打断了许褚的话,看着不远处的城门,虽然夜色尚黑,但是他看到那上面影影绰绰的,想来是那群不放心自己的人已经都在上面等着了吧,“许褚将军,再说下去,上面那些人,可就要等的着急了!”
    “公子请吧,早点回去,这城门也能早点关上!”许褚叹息了一声,也轻轻地拍打这马腹,跟着曹彰继续朝前面走去。
    直到他们走到了城门口,那上面的争论还没有结束,没能成功刺杀曹彰的吴质再次找到了夏侯惇。
    “如今正是良机,这种机会不会再有了,曹彰马上就要出去了,等到他一出城门立刻将城门紧闭,然后城上一次箭雨过后,他曹彰定然会被万箭穿心而死,那城外的大军别说号称二十万,便是真有二十万,那也是无根之平,轻易便可破了!”
    对于吴质的话,夏侯惇就是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连回答的心思都没有,这个时候,曹彰都一样自己进去,自己出去了,而且身边跟着的是许褚这个曹操当年的亲将,凭着他对许褚的了解,曹彰若是敢在灵堂里对曹丕放肆,他一定会剁了这个家伙的,而不是现在和他这么慢悠悠的一起往外走着,既然曹彰都不想闹事儿,那么就让他这么离去了,就是最好的。
    不过夏侯惇不吭声,吴质却是不肯放过他,看夏侯惇劝不动,竟然跑到了太妃卞氏那里,冲着卞氏劝了起来。
    “太妃!如今曹彰带着大军前来,这是什么样的狼子野心才能让他这么做,他这么做可曾想过已经身死的先王,可曾想过继任的魏王,可曾顾念过父子和兄弟的亲情!”
    卞氏听着吴质喋喋不休的话语,胸中的怒火是越来越大,他已经感觉很对不起他的这个儿子了,她一共给自己的丈夫生了四个儿子,除了体弱多病的曹熊之外,剩下的三个,个顶个的都是人才。
    当初长子曹丕和次子曹植相争,她已经是两面为难了,一度想要和丁氏一般,也找一个庙宇,然后从此割去三千烦恼丝,青灯古佛伴身边不再过问这些事情!
    最后虽然是曹丕胜了,曹植失败了,不过最后也还活着,卞夫人虽然心疼幼子,但是毕竟这种事情,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只能任凭他们自己去发展,只希望两个人都好好的就好了。
    结果好不容易熬到曹丕继位称王了,现在自己的三儿子又出现了,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的这个三儿子更倾向于战场上杀敌建功,能够争夺这个位置也是难免的,不过她同样知道的,自己的这个儿子功利心并没有他的两个哥哥那么重,他只是不甘心就这么老死在家中,因为大家都明白的一件事,若是别人继位了,那么曹彰这一辈子都不会再上战场了,因为没有人敢把士卒交给这么一个战神一样的人物手中。
    如今卞氏刚刚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心里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而这个时候,吴质居然还在劝说自己要自己下令,射杀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个吴质哪里是脑子不清楚,他就没有脑子!
    看着仍然喋喋不休苦心劝谏的吴质,卞氏脸色冰冷无比,“吴大人,您这是想要让老身在失去了丈夫之后,再次失去一个儿子么?”
    这句话说的已经够难听的了,所有听见这句话的人都不由的心中一颤,虽然他们知道这句话中的怒火是因为这个不开眼的吴质,但是这语气中的冰寒大家可都是感觉到了!
    可惜,也不知道吴质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没有听出来,反正这家伙在听到卞氏的话之后,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的放肆了起来。
    “太妃!您乃是魏王的母亲,先王的大妇,乃是魏国的太妃,怎可因私废公!左传曾说过,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如今这鄢陵候曹彰,未经魏王许可便私自带领大军而来,还将洛阳牢牢的围困了,这是什么?这是谋反!当杀!当杀!”
    卞氏看着一脸愤怒,仿佛比她还生气的吴质,突然感觉自己心口无比的疼痛,仿佛自己下一刻就要晕厥一般,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吴质。
    “太妃不必如此,本官再说一遍,您乃是魏国的太妃,不可因私废公,这不单单是本官的话,更是在场所有官员的话!是陈群大人,司马懿大人他们的心里话!”
    本来正在看戏的众人突然听到吴质开了一发地图炮,然后瞬间就蒙了,再看看太妃卞氏看他们的眼神都变了,不由也跟着脸色大变了起来。
    “太妃,保重身体啊!”就在众人想着应该如何给自己解释一下,然后和面前这个蠢货拉开距离的时候,眼疾手快的司马懿已经冲了过去,伸手扶着太妃卞氏。
    “司马仲达,你也是这把你想的?”卞氏看着身边的这个鹰顾狼视的家伙,大口的喘着粗气,“你也想让老身下令,射杀彰儿?”
    此时,看到这一幕的夏侯惇也大手一挥,一队队的弓箭手登上了城墙,然后弯弓搭箭,随时准备进攻。
    不过这次他们的弓箭对着的却不是即将出城的曹彰,而是一脸阴沉的大臣们,若是吴质再敢啰嗦,谁也不敢保证夏侯惇就不敢下令放箭,而且真就将这群人给射杀了,他们的家族也没话说,逼迫太妃,这种事情,杀了他们也不为过!
    陈群看着吴质居然还想着张嘴,不由的脸色大变,抢先一步,朝着吴质怒斥了起来。
    “吴质!尔这狗贼,张口仁义道德,闭口仁义道德,怎么现在出言竟然这般的恶毒!”陈群看自己将吴质的话给打断了,心中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吴质,你若是再敢在这里胡言乱语,小心我等将你斩了!”
    吴质看着一脸暴怒的陈群,再看看周围的众臣,不由的一脸愤恨,怒骂了一声,“竖子不可与谋!”
    听着吴质到现在还这般不客气的话,城墙上的所有臣子都离得他远远的,生怕这个傻子哪句话再将性命搭进去,他死了不要紧,但是就怕他拖累自己!
    此时司马懿也满脸的阴沉,他第一次觉得自家这个猪一样的同袍是多么的恶心,难怪曹真和朱烁两个人都不喜欢他!
    不过司马懿没有和陈群一样怒斥吴质,而是扶着卞氏,轻声说道,“鄢陵候已经在许褚将军的护卫下出城了,您不必如此,为吴质这种人动气太不值得了!”
    司马懿的劝说并没有让卞氏心里更加的舒服,但是那句鄢陵候已经离开了,却是让卞氏出了一口气,至少他不用担心那个憨货还嚷嚷着要弄死自己ID儿子了。
    “吴质,你没有事情做么?若是没有,那就去给先王守灵去!”
    卞氏看到城门关好,曹彰在许褚的陪伴下安全的进了自己的大营,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同时冲着吴质冷哼一声,这句话就几乎算是直接将他给打入了冷宫一般。
    和卞氏一样关注着鄢陵候曹彰行踪的还有一行人。
    “头儿,鄢陵候已经走了!”一个瘦小的黑衣人走到前面,对着另一个黑衣人说道,“我们还要继续打探么?他们应该是进了大营,若是混进去恐怕并不容易!”
    “不用了,回去吧!”最前面的“头儿”晃晃悠悠的往回走去,看他的模样分明就是腿脚不灵便的李鍪,那他身后的几个人也就是他的那些手下了。
    “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家头儿会大晚上的盯着这个鄢陵候,但是作为下属,他们没有质问的习惯,自家都伯说什么,那自己就怎么做就好了,这就是校事府的生存之道。
    回到军营之中的曹彰,没有着急休息也没有给许褚安排住处,而是直接开始了击鼓聚将了。
    很快包括李昊等大将全都聚在了中军大帐之中等待着自己的将领。
    “主公,你可算是回来了!”张琛虽然并不是一定要攻城拔寨,攻陷洛阳的,但是他却是担心曹彰的安危,如今曹彰安然归来,他也算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曹彰却是没有着急和张琛叙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自己左右下首位的两个人。
    其中左下首位子上跪坐着的是他的谋主,西凉毒士李儒之子李昊,也是当年在幽州投靠他的人,这些年能够在长安立住脚也多亏了他们几人的帮扶和谋划。
    至于右边下首位子上跪坐的则是现在的金城太守,西凉名士苏则,是曹彰前去平定羌人叛乱的时候撞见的,当时他正在率军攻打张掖,去年在汉中大战刚刚结束,荆州烽烟又起的时候,西凉的角落里也没有轻松。
    武威颜俊、张掖和鸾、酒泉黄华、西平麹演直接举郡而反,他们不但反了还不是联合起来攻略凉州,而是各自都立自己为将军,然后相互去攻伐对方,想要吞并对方,这就让凉州的大军不知道该如何插手了。
    之前凉州最开始是诸侯大混乱的年代,不但西域的四郡不老实,凉州各郡也是马贼林立,一个个和小诸侯一样,再加上仿佛无处不在的羌人瞎掺和,可以说是遍地烽烟,最后朝廷甚至说出来了一句凉人自治,听着好听,其实是将西凉划了出去,眼不见心不烦,然后也不收录凉州之人来朝中为官做将。
    直到凉州三明横空出世,尤其是段颖老太尉带着一帮子骄兵悍将用了大半生的时间将凉州从新打了回来,一个一个的将那些反抗者击杀,将一个个的势力拔出,让凉州再次平稳了下来,这其中出现的一个小将叫董卓!
    直到凉州三明逐个去世之后,西凉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地方再次乱了起来,这次羌人已经有了正式的属于自己的首领,叫做北宫伯玉,然后他联合了韩遂等人再次掀起了一场叛乱,甚至还找了一个叫做王国的名士当皇帝。
    然后他们这次的确是没有碰到凉州三明,没有再被屠杀,但是他们碰到了凉州三明麾下的那个小将,董卓!
    董卓的确是没有凉州三明那么猛,也不能算的上是什么大汉的名将,但是现在的董卓也算得上是一名宿将了,在张奂的麾下征讨多年的董卓现在不但是宿将,还是先后出任过并州刺史、河东郡太守等职位,麾下也是有一大批的文武。
    其中毒士贾诩,豪帅徐荣,猛将华雄,良将李傕郭汜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且为了应对此时势力浩大的北宫伯玉,还有边章韩遂两人,朝廷不单单派出了一个董卓,还有号称大汉最后一个名将的皇甫嵩,他们两个人将北宫伯玉挡在了园陵之外,虽然没能大败,甚至还让他们再进了一步,麾下足有十万之众。
    但是他们两个人却是真的将他们给堵在了西凉,让他们在三辅之地止住了脚步,十万之众是什么概念,是一天就算什么都不干,足足十万张嘴足矣将北宫伯玉给吃垮了,就算他是羌人的首领,有着羌人后勤的支持他也不够。
    在这种情况下,号称黄河九曲的韩遂终于朝着北宫伯玉诡异的一笑,然后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再之后西凉之地一直在叛乱,也一直再被平定叛乱,托那些动不动就折腾一下子的羌人,还有西域,豪族,马贼的福,西凉这个地方或许是不太被中原人看得起,但是却是涌现了不少大家族和势力。
    其中西凉董卓是佼佼者,当他离开西凉之后,金城坐山观虎斗的西凉盟主韩遂,以及扶风茂陵的马家都是后继之人,尤其是马家的那个长子西凉锦马超。
    马超作为羌人之女,虽然是庶出在马家不受待见,但是禁不住这个家伙是真的很厉害,年不过二十便已经是威名震慑西凉了,在他刚刚二十岁的时候,马腾和韩遂因为小事而闹僵了,甚至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
    韩遂派女婿闫行出手,的确是差点斩了马超,但是马超也生生的掰断了他的兵刃,然后将他打成了重伤,这是马超受伤最重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差点死于敌手。
    之后的马超就仿佛是开了挂一般,率军平定郭援,麾下大将庞德更是将郭援给阵斩了,然后曹操闻其名声,数次想要征辟于他,不但先是给了他徐州刺史的重臣之位,不过马超正在打刚刚冒头的羌人,没有搭理曹操。
    最后曹操看着已经是神威天将军的马超也是一脸的无奈,没有办法只能让臧霸去担任徐州刺史,不死心的曹操再次给了马超一个谏议大夫,想让他惦记着自己,不过被正在凉州扫荡马贼的马超忽略了。
    到了最后,曹操也知道自己想要得到马超这个不太可能了,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张既去劝说马超的父亲,马腾来朝中,还给了他一个卫尉的职位!
    果然马超这个年过四十征战了大半生的父亲被马超好忽悠的多,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然后快快乐乐的来到了许都,然后十分愉快的接过了卫尉的这个官职,并且慢慢的将自己的家眷也都接了过来,最后然后安家落户之后的马家也开始壮大了起来。
    这个时候,少了马家的西凉再次变得有些不平静了起来,羌人和那些贼寇也都变得不老实了起来,其中贼寇中最著名的就是刘雄鸣了,一介采药打猎的混混,投靠过袁绍,然后背叛了,还和袁绍打了一小架,和曹操打过,被夏侯渊收拾过,被马超收拾过最后还活下来了的贼寇。
    然后羌人和贼寇们刚刚开始了动作就再次撞到了马超的手中,此时的马超刚刚接收了他父亲的势力,带着驻扎在槐里的大军来到了西凉。
    正在发愁怎么该整合军心的马超,看到西凉生乱的这群人,笑的十分开心,然后他就带着大军开始了新一轮的扫荡,不但掌握了大军的军心,还将自己“神威天将军”的名号确定了一番。
    这个时候的西凉可以说是最稳定的西凉了,直到马超自己也叛乱了。
    曹操曾经想着在建安十六年攻入汉中,路过河东的时候,难免会和西凉的众将碰上,为了避免和他们起冲突,所以专门派人去联系他们,想要借一条道出来。
    但是驻扎在槐里的马超看了看曹军的行军路线图,发现这个路线有些意思,曹操能不能打得赢张鲁暂且不说,反正路上他要是愿意,随时能把自己等人给打了。
    所以最后马超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曹操来之前,自己先带着大军去找曹操,好生的玩耍一番,为此马超将当初凉州还存活着的那些小诸侯和将领挨个联系了一个遍。
    关中的张横、梁兴,安定的杨秋、河东的侯选、程银、李堪、马玩、成宜等十部共十万人马,还拎着斩首刀找到了已经老了的韩遂,露出一口大银牙告诉韩遂,让他给自己当首领!
    靠着出卖队友一路扶摇直上的韩遂,当初看着那柄大刀,不禁热泪盈眶,点头答应了下来,为此还在心里大骂了马超三天三夜。
    至于说什么都不掺和的刘雄鸣也被马超先一步给轰了出去,直接轰出了凉州,若非他跑得快,都轮不着他去投降曹操了。
    之后大军没有在凉州为乱,作为凉州本土人士的马超,知道自己的底线,带着大军出现在了关中,潼关之外,在潼关和曹操对峙良久,非但和曹操有胜有败,有来有往的,甚至还一度将曹操给逼入到绝境过。
    马儿的威名这次从西凉传到了天下,然后马超就再次被韩遂给卖了,这次马超被逼到了氐人的地盘若非是河东有人谋反,曹操真的想要将马超给赶尽杀绝了。
    不过侥幸活命的马超确实是突然变了,或许是韩遂的背叛对他的打击太大了,让马超性格大变了起来,他不但忘记了他是个凉州人,甚至一度对凉州有了想法。
    当年那个为了凉州安危,宁死也不去凉州的马超在缓过一口气之后,非但主动去了凉州,甚至围攻凉州刺史,在凉州大肆的屠城,一个个凉州官员被他满门诛杀,直到马超彻底的被赶走之前,不知道多少凉州人,死在了马超的手中。
    马超虽然去了汉中,又去了西川刘备的麾下,但是他给凉州留下的麻烦依旧是还在。
    当年那西凉诸将虽然混乱,让西凉被分割成了各个势力,但是那些人也都是讲理的人,他们或多或少的和羌人还有各路豪强都有这不少的关系和纠葛,有他们在,凉州虽然乱,但是凉州的百姓并算不得多么痛苦。
    但是潼关一战,凉州各大将军死伤惨重,曹氏虽然入住凉州,但是面对势力错综复杂,羌人无孔不入的凉州也是颇有些无能为力,再加上凉州此时韦康等人被马超杀了个干净,剩下的也在和马超的作战中被杀了个七七八八,这凉州更加的混乱了。
    尤其是当虎步关右的夏侯渊去了汉中之后,凉州更是疯了一般,没有九曲黄河韩文约了,没有扶风马家镇凉州了,就连人屠董卓董仲颖都没有了,凉州的百姓突然发现他们仿佛回到了百年前,那个自己被随意杀戮的时代了。
    甚至这里面他们除了羌人,好像还看到了汉中,或者说是西川的势力。
    曹彰到达长安之后,第一件事不是平定关中,也不是掌控长安,关中这些年在钟繇的治理下,算得上是蒸蒸日上,虽然经常有人给他添乱让他为难,但是关中总是在不停的恢复着元气。
    曹彰来到长安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西凉的事情,或许是在塞外打仗的次数太多了,所以他对异族相当的敏感,曹彰一来到长安就让人去打探关于西北羌人和氐人的事情,然后....带军出征!
    这不到一年的时间,曹彰几乎没有要关中的任何粮草辎重,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关中变成这样真的很不容易,不能再因为自己给关中带来什么麻烦了,至于粮草辎重,他们早就知道该去找谁了。
    这一年的连续不断的征战,除了让他的兵力不断的扩张之外,军心不断的凝聚,这战斗力也是上涨了很多,就连现在镇守凉州的那群骄兵悍将对曹彰也是十分的佩服。
    要知道这些年的西凉,一乱再乱,若是没有几下子,恐怕还真制不住那群羌人和豪强,而这其中的苏则就是佼佼者。
    苏则勇力不显,但是颇通谋略,算得上是一名儒将,而且这个家伙最擅长的不是谋略和打仗,是直言敢谏,苏则的脾气特别暴躁,若是看到不平的事情一定要管一管,大有当年侠士的风范,对于这一点曹彰就十分喜欢。
    而同样的,直脾气的曹彰也很得苏则的喜欢,为了应对西域四郡的反叛,曹彰和苏则联手,并且建立了极好的友谊,今日曹彰率军进逼洛阳城。
    苏则知道之后,是一路换马不换人的飞奔而来,终于在最后一刻赶上了曹彰,不够还没等他找曹彰弄明白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就得到曹彰已经一个人进城拜祭的消息了。
    曹彰此时看着苏则还有李昊,突然轻声笑了笑,“想来两位先生,是知道了某家想要干什么了?”
    李昊此时还是淡然的一笑没有说话,但是另外一边的苏则却是没有忍住,直接站了出来,“鄢陵候乃是汉臣,既然曹丕公子本就是王世子,那么继位称王也未尝不可,您乃先王亲封的大将,怎可擅离职守,还请鄢陵候回转长安!”
    苏则这话一处,倒是真的得罪了不少人,不说其他,曹彰账下的诸将,多少是想着跟着曹彰建功立业的,想着等到曹彰登位称王之后,自己也能够水涨船高往上升迁一番,哪里能够同意。
    为首的张琛上来就要说话,但是被一旁的李昊一把给拽了回去,看着一脸严肃的李昊,对他颇为了解的张琛还是选择了闭嘴。
    但是张琛闭嘴了,其他将领却是不同意了,一个个都蹦了出来,高举双手,嚷嚷着要让曹彰一声令下,然后他们带领大军攻破洛阳,甚至还喊出了擒杀曹丕的口号。
    哪怕苏则和他们对骂也仍然没有改变他们的态度,看着嘈杂的场面,曹彰却是朝着许褚轻笑一声,“将军现在知道为何大哥不敢再让某家掌军了吧,人心啊,他太懂了!”
    说完之后不等许褚回话,直接大吼了一声。
    “都住口,再妄言者,杀!”

抢更小说(m.sdhjq.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汉末独行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dhj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