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更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机道士在大唐 > 第二卷 北地惊龙 第五十六章 催山入绝境

神机道士在大唐由抢更小说(m.sdhjq.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郭弘不知道怎么跟赵荷解释。
    他此时心中很混乱。
    初次见到赵荷时,就被她灿若星辰的眼眸吸引,后来看到瓷娃娃一般精致的面容,顿时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随后他主动追求,赵荷却不肯发展太快,始终若即若离。
    也许是女孩子脸皮薄不好意思。
    但这无疑是给郭弘泼了很多盆冷水。
    这小子骚动的心被撩拨起来,却又只能强行压抑,别提多难受了。
    随后遇到焦凤鸣。
    这个少女他在岳州就见过,那时被一路追斩,十分刺激。
    后来在西市再次相遇,郭弘装成义真一起吃了顿饭,还套出不少消息。
    这么个美人,要说一点没遐想是不可能的。
    但郭弘知道双方是敌对关系,特别是云玄素的师父据说因焦凤鸣的母亲而死,这就有点不可调和了。
    所以他也没多想。
    这次进入地底迷宫,二人机缘巧合一起对抗义真,出生入死相互扶助,在无数次彼此救援中渐渐放下戒心,特别是二人剑法又彼此呼应,这种感觉非常神奇。
    焦凤鸣受伤,郭弘毫不犹豫就把她救走。
    二人在一起相依相偎,感觉来得炽热猛烈。
    郭弘第一次细看那美丽的容颜,这个十七岁的少女已经发育成熟,散发着青春的魅力。
    赵荷跟她一比,就显得有点太小了。
    此时如果要郭弘选一个的话,他必然会选焦凤鸣!
    二人肌肤相亲,就差接吻了。
    这也是郭弘自己突然不好意思,他先怂了。
    如果刚才情投意合的时候他主动些,少女是不会拒绝的。
    郭弘偷眼看看赵荷,感受着背上轻轻对着自己脖子呵气的焦凤鸣,能不能不选呢,两个都想要可以吗?
    他这是不是有点花心?
    但他却没法克制自己,毕竟心智再怎么成熟,身体年龄也只有十五岁。
    年少时就是这样心性不定,换句话说,与赵荷两日的交往并不足以让他专一。
    焦凤鸣作为曾经的对手天然就有致命的吸引力,即使颜值一样,也优先于同一阵营的赵荷。
    这无关其他,只是男性天然的征服欲在作祟。
    人在求偶时的表现,大部分是由身体荷尔蒙水平而不是心智决定的。
    年少时对两性非常敏感,所有感受都是放大的,然后岁月会慢慢把你玩坏。
    就像是刀越用越钝,削金断玉的宝物最后绣得连皮都切不开。
    所以,年少最易动情,老者心如止水,自古英雄多好色,人不风流枉少年。
    等过了男女双方过了三十,就不容易发生那种爱的死去活来的情况,开始考虑有没有房有没有车,年少时哪里会想这些?
    学生不许恋爱,其实把人最容易找到相爱一生伴侣的时光都浪费了。
    古人十五岁开始相亲找老婆,汉唐时男女双方还是有很多见面机会的,所以浪漫爱情很普遍。
    郭弘知道的李商隐、杜牧、李德裕等人,都有动人的爱情故事。
    扯远了……
    话说回来,别看只差两岁,焦凤鸣这位小姐姐确实比还没完全长开的赵荷成熟好多。
    不过郭弘觉得不能把事情挑明,他对赵荷也是很喜欢的,不想看她伤心。
    先把眼前难关糊弄过去再说,估计这两位是不会和平共处的,明天的烦恼明天再说。
    于是他一边奔跑一边高声叫道:“你们别跟着我,后面那个大家伙追过来了!”。
    “有难同当!我们不能扔下你自己跑,便是这三个和尚也一定同意!”赵荷叫着转头看向“定能生”三人。
    三个和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圆能开口道:“这、这不对啊,我、我们想自己……”
    圆定急忙踹了他一脚,众人都在飞奔,圆能飞扑出去摔了个狗吃屎,所幸身上穿着蜈蚣甲也不疼,打了个滚爬起来继续跑。
    圆生哈哈笑道:“我们想的是,女侠去哪里我们就跟去哪里!”
    小黑子圆定从蜈蚣甲里发出沉闷的声音:“对,我们跟‘定’你了!”
    郭弘道:“这三人都是菩提寺的恶僧,吃童子肉凝聚血琉璃,坏事做尽,你还是杀了他们吧。”
    赵荷看了看郭弘背上的焦凤鸣,撅嘴说道:“我偏不。”
    她也有点醒过味来,觉得这女子可能是活人,但又没勇气去验证。
    圆定叫道:“女侠英明啊!我们都是被义真逼的,童子血做成的血琉璃被他收走,我们只能用山民强盗的血做成血珠服用,吃人肉也是假的,都是为了管教寺中低辈弟子编出来吓人的。”
    圆生也道:“那玩意不能吃,皮肉之间都是黄油,看着就恶心,我们又不穷,吃得起羊肉,谁会去吃人肉?”
    圆能总算追上来,连连点头:“对,啊,对,人肉是酸、酸的,不、不好吃。”
    郭弘冷笑道:“你没吃过怎么知道是酸的?”
    圆定、圆生一齐紧张地看着圆能,圆能道:“我、我听人说的,有、有人吃、吃过啊,前、前几年潞泽之乱,兵荒马乱,就、就有人吃、吃人肉。”
    圆定、圆生吐口气,一起竖起大拇指。
    郭弘问吕煜道:“你们是怎么遇见这三个家伙的?”
    “义真他们去追你,这三个和尚就扔在原地,我们后来前去查看,赵师妹说需要人背
    蜈蚣甲,就将他们收服了。这山腹中道路错综复杂,后来很多路都被封死了,我们找了很久才碰到你。”
    他们经过几个岔路口,后面不断有人加入跑步大军。
    这些人都是长安道门中人,还有义真的那十几个弟子,他们都没空打斗,彼此瞪着眼一起逃命。
    不久又遇到曹用之、曹守真等人。
    “曹师兄,大师兄呢?”郭弘问道。
    曹守真道:“他跟云师姐都不见了,就是你消失的时候。”
    曹用之也道:“当时很多人都分开了,也许一会就能来汇合。”
    赵荷在他背上回头一看,身后的巨猿已经隐约可见,叫道:“前面就是入口,马上要进山谷了,怪物跑得这么快,会被追上的!”
    郭弘一看,认得是进来的那个入口。
    山谷会一直通往下一个暗洞,逆水而上可以直达母蜈蚣所在的琅嬛仙府。
    现在看来,这一段山谷的路会很危险。
    而且他们是从峭壁上下来的,那个暗洞的入口有瀑布,需要从一颗大树上跳过去,也不是那么好进的。
    “出了洞,你们就跟我分开,这怪物是追我的!”郭弘向众人叫道。
    赵荷还是有些不愿意,说道:“我和吕师兄跟你走。”
    郭弘摇头道:“不要添乱,我自己走容易逃脱,要是你们遇到危险还有回身相救,到时候谁也跑不了!”
    赵荷道:“那你把背后的姐姐放下行吗?”
    郭弘哈哈笑道:“什么姐姐?”
    赵荷怒道:“还骗我!”
    这时队伍中一个女子叫道:“这不是焦师妹嘛!”
    焦凤鸣应了一声,那女子正是玉真观的孙至真。
    赵荷回头一看,脸上一红,说道:“二姨,你怎么在这里?”
    孙至真看到赵荷也是一愣,叫道:“你是小荷!你不是去川中了吗?”
    “我随娘亲刚回来。”
    赵荷看着郭弘背上的焦凤鸣,红着脸说道:“原来真不是姐姐,师兄没有骗我,我该称呼你师姑。”
    焦凤鸣伏在郭弘背上,用手拉着长发遮住面容,点点头便不再回应。
    她现在羞死了,这情形竟然被孙师姐看到,只怕用不了几天就会传到母亲耳中。
    就要接近入口,身后的巨猿已经追上跑在最后的人。
    这时整个山峰突然一震,洞顶上方的钟乳石开始纷纷掉落。
    “山要塌了!”
    郭弘加速奔跑,尖锥一般的巨石纷纷落下,扎在前后左右的地上,尘土飞扬威势惊人。
    后方不断有人惊叫,还有凄厉的惨叫声。
    郭弘顾不得回头,一口气冲出了洞口进入山谷。
    后方突然一声巨响,轰隆隆山崩地裂,整个山峰下沉了一截,再次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山崖断裂,形成连续滑坡,烟尘蔽日。
    泥土岩石像泥浆一样流下来!
    郭弘一看,还得跑。
    后面跟着几十个人,都是灰眉土脸像泥人一样。
    他们继续被泥流追着逃命,冲出去好几里,上了前方一段山岗才算安全。
    众人一看,彼此都是泥猴,有的因劫后余生笑出声来,也有人找不到亲友,担心地哭叫呼唤着。
    郭弘仔细分辨,发现除了云玄素和吕志真,其他相熟的人都在,也松了口气。
    他心中其实隐隐有怀疑,那个取走焦紫霞遗物的人可能是吕师兄,毕竟这家伙以前有隐藏轩辕驭兽诀的前科。
    只要吕志真活着,就不会放任云玄素不管,他是最在乎那个女子。
    现在急也没用,只能希望他们提前离开了。
    郭弘看到旁边的赵荷,又觉得一阵头疼。
    这有点太尴尬了。
    山谷本来就是越来越高,泥石流逆着往高处走,过了片刻,冲一段便缓缓停下来,那条溪水被堵住,渐渐积累,日后必然会形成一个小湖泊。
    赵荷从吕煜背上下来,走到郭弘面前拍着胸口说道:“我还以为要被怪物追上呢!”
    她见焦凤鸣还不从郭弘背上下来,便叉着腰说道:“这位师姑,你不能总赖在我师兄背上吧,要是有什么伤,下来我可以治。”
    焦凤鸣轻轻拍了拍郭弘,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作为闯荡江湖好几年的名门弟子,她怎么会在一个比自己还年少的小女孩面前示弱?
    可就在这时,泥石流突然震动起来,在他们逃出洞口位置的上方形成一个漩涡!
    接着那只巨猿轰的一声破土而出,重重落下砸了个大坑。
    这次它浑身发黑,一抖动扑簌簌如同下雨一样落下无数泥浆。
    巨猿只有下半身陷入,冲着郭弘发出一声怒吼。
    它积蓄力量蹲下去,猛地再次跃起,落下时比上次要前进不少,而且下陷也似乎少了点。
    郭弘这次是彻底明白了,这家伙不知为何盯上自己。
    “它盯着我!”焦凤鸣惊呼一声。
    郭弘一愣:“到底是盯着你还是盯着我?”
    “有区别吗?还不快跑?”
    郭弘一听,对啊,不管盯着谁,他背着焦凤鸣跑就是了。
    赵荷看到气得直跺脚:“师兄又背着那老女人跑了!”
    焦凤鸣一甩长发,露出俏脸:我怎么成了老女人?
    赵荷跟郭弘并排跑着,一看她这么美丽,更是气不打
    一处来:你是师姑,自然很老。还拿头发挡脸,一定老得不好意思见人!
    两人眼神交锋,就差电闪雷鸣了。
    赵荷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迅速逼近,吕煜在一旁拉了她一下,说道:“看路!小心别撞树!”
    小姑娘跟在郭弘身后,心中碎碎念。
    巨猿这时已经冲出泥石流进入山谷,它一步相当于众人七八步,迅速拉近距离。
    其他人见到巨猿过来,有的跟着郭弘跑,有的四散奔逃。
    义真的弟子们一出洞就往两旁山林里跑,这时都已经没影了。
    曹用之、曹守真和长安道门的幸存者开始还跟着郭弘跑,但由于道路不熟,很快就掉队了。
    这些人恐怖地发现巨猿已经追到身后,不少人滚到乱石杂草中等死,巨猿却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一阵风似的掠过。
    这还跑什么啊,都累成死狗了,却发现怪物根本不搭理自己,于是众人躺下就不肯起来了。
    一时间东倒西歪,留下一地“尸体”。
    曹用之躺在一颗树后面,问身旁的曹守真道:“郭师弟有什么不寻常之处,为何巨猿追着他不放?”
    曹守真想了想:“被雷劈过算不算。”
    曹用之连连点头:“当然算,这是够特别的。”
    一阵狂奔,郭弘身后只剩下吕煜、赵荷,还有“定能生”三人。
    郭弘先冲上那颗大树,顺着树杈跑过去,树上还挂着他们来时用的藤条。
    他抓住藤条一荡,飞身进入洞中,后面吕煜、赵荷紧随其后,到了圆定、圆能二人也都顺利过去,只有圆生飞出的时候,藤条终于支撑不住断了。
    他飞过了头,撞在洞口上方的峭壁上,哇哇大叫着向下落去,圆定、圆能二人手疾眼快一把捞住,圆能说道:“你、你小心一点,别、别跟二、二愣子似的。”
    圆生身上穿着蜈蚣甲没有受伤,却鼻青脸肿撞得跟个猪头似的,开口说道:“你是老二,我是老三!”
    圆能道:“那你、你是三、三孙子。”
    这时巨猿已经追了过来,三人不敢耽搁,急忙连滚带爬向赵荷追去。
    巨猿顺着溪流直接冲到峭壁下,伸出前爪探入洞中,来回捞着。
    郭弘他们继续跑,那只大手追来,撞断无数石笋,弄得乱石飞溅,还好有三个和尚殿后,用身上蜈蚣甲挡住这一劫,但也疼得嗷嗷直叫,连蹦带跳如同跳大绳一般。
    巨猿捞不到人,抽回手,探头对着洞内发出一声咆哮。
    一股大风送着郭弘等人飞速前进,如同驾云一般。
    不一会这几人就通过暗洞,眼前豁然开朗,奔入琅嬛仙府!
    巨猿抬头看了看,吸引它的东西已经到了山顶,于是顺着峭壁迅速攀爬起来。
    这直上直下的悬崖对它根本够不成障碍!
    山顶的琅嬛仙府内,郭弘几人却一动不敢动,一只七米长的巨大蜈蚣翘起上半身俯视他们。
    赵荷轻轻说道:“三个和尚,快拼起来!”
    圆能道:“拼、拼什么?”
    郭弘:总不能是拼多多吧。
    他全神贯注,准备用双臂抵挡蜈蚣的扑击!
    赵荷道:“首尾相接,连成一条蜈蚣!快点,不然不给你们解药了!”
    三个和尚齐声道:“药不能停!”
    他们迅速趴到地上,连成一只五米长的蜈蚣。
    赵荷道:“你们快过去!”
    这只拼装蜈蚣颤抖着爬过去,靠近母蜈蚣。
    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点,母蜈蚣转过身,用尾巴对着拼装蜈蚣,扭过头远远看着。
    圆能道:“它、它这是要、要干啥?”
    吕煜一拍大腿,说道:“快把触须伸直,去碰一下母蜈蚣尾巴!”
    “这不是刁难人吗?”圆定个子矮够不到触须,抱怨了一句。
    他只能让圆能把头伸进自己虫甲的下半部分,踩着对方肩膀,从蜈蚣口中探出半边身子,总算捋直了触须。
    蜈蚣的尾巴是两根细长的肢节,边缘有倒刺,尖端像两根针。
    圆定用触须一碰,尾针立即收紧,卡的一下夹住他的脖子!
    “小黑别动!”赵荷小声喝道。
    圆定冷汗直冒,小黑脸皱成一团:“这是几个意思?”
    “它在调情。”
    圆定声音发颤:“你~~确~~定~~?”
    “我家就养过蜈蚣,公蜈蚣求偶时用触须碰母蜈蚣尾巴,母蜈蚣有时会有反应。”
    “这反应好恐~~怖,它什么时候放~~开~~?”
    “不知道,要看它有多兴奋,越兴奋夹得越紧。”
    “妈呀~~,我快被吊死了!”圆定被夹住脖子,黑脸慢慢开始发紫。
    虫壳里圆能闷声道:“老、老大,你不要乱扑、扑腾,脚趾头叉、叉到我鼻、鼻孔里了啦、啦、啦~~!”
    圆生从瓶装蜈蚣背上接近尾部的地方露出头:“味道如何,二愣子?”
    母蜈蚣突然把触角伸向天空,似乎在逡巡。
    赵荷掩住自己的嘴巴说道:“糟了,我忘了给你们用药水消除气味,它会不会识破是假的?”
    圆定艰难地挣扎道:“千万别~~,我要死了!”
    他翻着白眼吐出舌头,双手死死抓着触须,而触须正牢牢抵在母蜈蚣的尾巴上。
    郭弘:你让它这么嗨,真是自己作死!

抢更小说(m.sdhjq.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神机道士在大唐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dhj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