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更小说 > 其他小说 > 汉鼎余烟 > 第956章聪明

汉鼎余烟由抢更小说(m.sdhjq.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杜纯一死,马岱轻而易举地击垮了他的本部。然后这又导致各处据守的曹军斗志崩溃,陆续开始逃跑。
马岱所部的甲士们追亡逐北,从背后杀死了一个个曹军,像挥砍田间草垛那样将他们砍翻,使他们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堆叠在地。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驻守排山营寨的曹军猝不及防,将士们连披甲的时间都没有,几乎没能有效抵抗。自马岱以下的二百人自凌晨出发,行军一日后,再冒着暴雨登山奔走,连续作战,也已经疲惫之极。
有些将士精神一松,便在寨子里某个屋檐下睡过去了,但马上又被叫醒去控制俘虏,重整各处哨卡的戒备。还有十余人专门被抽出来,择了一处干燥大屋,立即保养弓矢、手弩等武器。
过去数年间,荆交两州军队的弓弩、甲胄等精良装备配备比例越来越高,但两地又都是潮湿多雨的环境。无论制弓弩所用的漆、胶,乃至竹、角所制弓胎,又如甲胄所用的精铁、牛皮,编结甲叶所用的绳索,都很容易损坏。
此前交州军连年攻伐象林郡周边须同、申齿、涂蛮等部落,常常要顶着滂沱大雨作战。又因为蛮夷惯常驱使大象,非得用强弓硬弩才能对抗。
哪怕每个营里专设了维护武器甲胄的人手,这方面的损耗依旧十分惊人。这是筚路蓝缕时必须的损耗,与此同时,人员、马匹、物资的损失也同样居高不下,但交州军府又不能不咬着牙坚持。
这样数载下来,迫使雷远不断扩张苍梧郡的工坊来满足需求。
幸运的是,依托州郡和军府的精心经营,交州各地的粮食产量不断提升,粮价稳步下降,于是无论地方豪族还是军队出身的地主,都需要在田亩以外获得其它收益来源。这时候军府与他们合作,建立起更多的工坊。
这些工坊并不直接制造武器装备,而承担了各种农具和织物、木器和手工制品的生产。由此,官营的作场得以腾出手来,不断提升武器装备的产量。
由此,交州军得以像今天这样,不仅冒着大雨行军作战,还毫无顾忌地在雨中动用珍贵的弓弩。
待到战后,交州军也自有一批人手,按照维护保养武器的规程去收尾。而如果武器真的损坏不堪使用,那换新的便是,也没啥特别为难。
但交州军此番行动,放在曹军看来简直匪夷所思。
如杜纯这等经验丰富的将领竟会疏于防备敌军藉着雨势偷袭,并不是将领无能。皆因对曹军将领来说,雨中作战不仅是个战术问题,更是个沉重的经济问题。他们自己不可能轻易承担损耗,推己及人,也就对敌军的动向殊少关注。
马岱能以不到二百人的兵力袭取千余人驻守的山中城寨,固然缘于他本人的胆大心细,也要感谢曹军对荆州军、交州军缺乏了解。
这种局面当然不会长久,但曹军的眼前亏是吃定了。
马岱将人手分派已毕,便往杜纯所在的中军大屋休息。
屋角火盆里,木炭快烧完了。微弱的火焰被室外灌进的冷风压着,仿佛随时要熄灭。马岱靠近火盆坐下,身后的亲兵开始替他卸甲。
适才的战斗中,他受了两处伤,右臂的一处刀伤倒还罢了,左胁被敌人用短矛刺了一下。亏他躲闪得快,矛尖擦着身体掠过,带出一道极长的伤口,只是,将几片甲叶压进了皮肉深处,有些麻烦。
卸甲时亲兵稍稍用力,甲叶被猛拔出来,顿时鲜血横流。
亲兵们慌忙去唤医官来,还有人往火盆里加了木炭,用头盔装了雨水烧煮。
马岱任凭部属们忙乱,只倚靠着柱子闭目养神。
这几日他心绪很乱,在外人面前虽不表现,其实好几个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以至于战阵上也比平日容易疲惫。明明将士们的动作粗手粗脚,不时发出沉重的碰撞声,他却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猛地醒来,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包扎妥当了,身上有股药膏的气味,而肚子上多了条毡毯。
再看屋子里头,显然被仔细整理过了。火盆边上,另外坐着一人。
马岱揉了揉脸,定神看去,原来是雷远到了。
雷远没注意到马岱醒来,他正全神贯注地把右臂探到火盆上,借着热量烘烤伤处。因为近年来坚持锻炼,日常也注意保养,他的手臂旧伤几乎不影响日常生活了,只是每到阴雨时依旧酸痛异常。
痛的年头多了,反而就成了习惯,好像疼痛本身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成了某种熟悉而亲切的东西。
便如此刻,雷远缓缓舒张手臂,每个动作都会导致灰白色的皮肤下一波抽搐似的痛感,这种痛感甚至会绵延到头脑,像是从手臂到脑颅的某根神经在被用力拉扯着。但只要坚决地继续做动作,其实并无妨碍。
乱世中的人都是这样,只要习惯了承受痛苦,单纯想要过日子、活下去,总有办法的。
“听说,你是荆州旧人,刘景升的部属?”
“是。”跪伏在大屋门口处的董良恭敬地道:“建安十三年的时候,我是南郡太守、镇南将军军师蔡德珪的部下,曾随荆州水军,浮江至赤壁。后来曹公战败,退回荆襄,我随军回返襄阳归属襄阳太守吕常。再后来,吕常战死,我又归到乐进将军麾下,近来则受骁骑将军曹彰的调遣。屈指算来,从军快十八年了。”
“你的家眷呢?既然做到营司马,想来有些产业、身份,当已成家了。”
董良的额头上冒出几滴汗水,艰难地道:“不瞒将军,我家族人早就在战乱中死亡殆尽。后在襄阳军户中娶了一妻一妾,现有一子、二女。”
雷远颔首,过了会儿道:“曹氏惯取将士家人为质任,到营司马以上,家人应当都聚居一处,不与寻常军户相同。你降伏我军,不怕家人受牵连么?”
“如何不怕。只是……”董良咬了咬牙:“荆州、交州联军而来,大战迫在眉睫,不知道多少将士要身死不知下落。不过得一年半载,襄阳城里哪会知道我的消息?何况到那时候,若将军率军攻取了襄阳,说不定我还有与妻子重逢的机会。”
“哈哈……”雷远再问:“若我军败了呢?”
“我曾听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若将军败绩,如我这等降人大概是要死在战场的,那会有连着两次的好运气呢?”
“那也未必。”
“我不明白将军的意思。”
“足下是个聪明人,说不定到那时觑个机会逃归曹军,还能卖些我军的情报,换几分功绩。”
董良脸色惨白:“雷将军!”
雷远轻松地笑道:“不必惊慌,这都是人之常情,并没有值得苛责的地方。”

抢更小说(m.sdhjq.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汉鼎余烟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dhj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