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更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道禁书目录 > 第五章.至诚前知

仙道禁书目录由抢更小说(m.sdhjq.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一路莽莽黄尘荡起。
像是将这处战场直接割裂成了一半。
那杆沉重大纛从天而降,尾端斜插入地,烈烈狂风中,只见其上“孽龙”张牙舞爪,凶恶狰狞模样毕露,直视到其真身的一刻,所有人就感到疯狂而邪异的幻象仿佛在大脑之中搅动。
凡人的理智脆弱且浅薄。
哪怕镇妖司的缇骑们皆是经过部分道术的植入改造,身体素质上远超凡人,但在场的他们,却也终究不是专门的讨魔司缇骑,精神上的抗性想要直接豁免这杆凶兵自带的被动污染,还是多少差了那么一点,只有为首的一个陶伯尚例外。
“那些妖魔畜牲炼器的习惯,向来是偏向简单粗暴,像是大纛这样复杂的礼仪性之物,就绝不可能是它们所炼!”陶伯尚心思电转。
虽然越阳楼这杆大纛的形制似乎并不像是官造,但只是他一登场就险些杀了那虎禅师的表现,这就让他先天上以为是哪个“人”路见不平的帮手。
凭着这身习惯了的官皮。
虽然主观认知上或许没有这种认知。
但按照往常的经验。
此时见到来人的身影隐隐约约从烟尘中显出轮廓,急忙间,他的话却仍是有几分理所应当之态的直接吩咐道:“吾乃镇妖司从事,奉命至秦岭行事,此妖乃是这地太白山君之子,万万杀不掉,万望朋友劳心几分,替吾等尽心尽力捉拿下此妖,待事后,吾等定会铭记汝这番流血的情谊!”
“哦?真是如此么?”
有几分沙哑质感的声音响起,听其所言,似乎是颇为心动。
一时间,见到远处的虎禅师的嘶吼,陶伯尚却是也未曾分辨越阳楼这话里的笑意,环顾四周看了看还未曾从精神污染中挣脱的众缇骑,,就赶忙道:“吾乃镇妖司从事,儒门中人,自不会无端欺瞒汝的,只要替吾等擒下了这头妖虎,吾等众人,就定会铭记朋友你的这份相助情谊!”
见到他仍是没懂自己的意思。
荡起的莽莽黄尘中,越阳楼就微微的摇了摇头,庞大身影飞跃出山林,稳稳的落在山道上,只见他伸出手轻描淡写将那杆漆水大纛重新拔出地面,旋即,提着骨枪,他就转过身面向镇妖司缇骑众人,咧开嘴一笑。
清晨的朝阳光洒落。
烈烈的狂风中,他及至腰间的一头赤色长发乱舞,尖锐弯曲的繁复鹿角斜插向天,年轻的面孔虽然是如少年般的白皙俊美,满是飞扬的神采,可赤裸的强健胸膛上,却分明是爬满了黑红色的野性纹路,风格和披着的那身覆盖了小臂、肩背部、及下半身的嵌合式残甲类似,连身后也可见拖拽着一条粗壮的骨尾!
似人而非人。
这是在场所有人见到越阳楼这副姿态同样的第一印象。
就像是同时将‘妖’和‘人’最具备美感的部分结合了起来一样,那些放在常人身上,只会让人的惊呼妖怪的鹿角、赤发、披鳞的怪异特征,而放在越阳楼的身上时,却是和他本身妖异而危险的独特气质完美的结合了起来,让他既没有歪到奇形怪状的那些丑而恶的画风,也能够让人一眼就能够认出……
‘——他是妖!’
那一刻,陶伯尚心里警惕提高到了最高,本以为越阳楼是来会助自己等人的帮手,而如今,结果却是没想到他居然也是一头妖怪!
虽然不能辨认出到底是哪一个种族出身的同伴。
可同样是在那一刻,见到越阳楼的真身时,虎禅师却是生出了和陶伯尚一方截然相反的喜悦,好似全然将开场那一记险些要了它虎命的掷枪忘了似的,“狐假虎威”一样。
借着越阳楼的威风,它反而嚣张的朝镇妖司缇骑一众叫骂了好几声,并旋即讨好的朝这位突然出来的“大前辈”,直接颠倒黑白、偷换概念的说道:
“这三千里秦岭妖国,不受人间朝廷律令管束,吾等兄弟的母上,乃是这太白山的山君,按照这个说法,自然也就相当于那武朝的皇帝小儿了,这群小肉人儿竟敢冒大不讳而袭击吾等这‘皇子皇孙’,吾看啊,他们这分明就是不把秦岭妖国的妖律放在眼里了啊!”
说到这里,虎禅师擦了擦嘴角涎水,然后就暴露意图,越阳楼还没有开始动手呢,就像是已经定下来了一样,信口胡诌道:“纵使是按照吾太白山异常慈悲的律令,这袭击皇子皇孙的大罪,依吾看来,他们也是该当受千刀万剐、火上炙烤之刑啊!”
相比起只知道用官身和情谊来劝人卖命的陶伯尚,这个精明的妖怪倒是知道只有利益是永恒的,一边嘴上说着“这位大前辈您可万万要替我们主持公道!”时,一边就暗中挪了挪步子,操控风声秘密传递声音道了句:“母上那边我来负责解决,这些血食,前辈尽管拿了八成了,剩下两成留给吾打打牙祭就行!”
从风声中听到这话在耳旁响起,看着前方的镇妖司缇骑众人,越阳楼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样子,让虎禅师感到自己的心思仿佛都被看穿,也让陶伯尚感到一股剧烈的威胁感盯上了自己等人。
“连这白毛畜牲都知道借刀杀人的同时,也知道诱之以利,没想到这镇魔司的官大人,却是只知道靠什么情谊去让人卖命啊。”他叹息一声。
    看着听到这话后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但最终还是向妖魔怒目而视的陶伯尚,旋即,单手提着漆水大纛,越阳楼就随意道了一声:“我要杀你。”
话音落下。
明明两者之间相距距离超过百步,可陶伯尚刚要义正辞严的说什么“吾镇妖司缇骑奉朝廷专命而来,必不惧你这妖魔”来拖延时机,给同僚们清醒过来争取时间的时候。
寒风微动。
似是为杀意搅扰。
可他却是感受到一股剧烈的危机感临头,似有似无的锁定了自己。
在那一刻,没有像通常的反派那样给正派把嘴炮说完的时间,伴随着“崩”的一声巨响,隔着百步之外的距离,越阳楼礼貌性的顺口提醒完之后,抬起那杆漆水大纛,直接横扫,仿佛连空气也被他当做了“固体”一样抽打,清晰可见的透明激波,几息之间,就是转眼临近!
——我要杀你,与你何干?
虽然话中无一字有这般话语,可抬起头看到月牙状的半透明激波临面,陶伯尚却是分明的感受到了越阳楼这妖魔显露清晰的傲慢。
“他妈的……”
这般粗俗的话语半句刚从陶伯尚这儒门弟子的口中说出。
而下一刻,他天生的命丛“至诚”自行发动,配合那具经过四重道术改造,植入了异化筋脉的躯体,直接越过迟缓的神经系统操控,武道程序化作的本能便接管了肉身,仿佛前知一样,轻描淡写的侧身避过了越阳楼这随手的攻击。
嘭!嘭!嘭!
千钧一发之际,几乎不假思索的一样,而从他同时抬手反击,五雷咒铳激发到开火的一系列过程中,这之间的过程,也是没有浪费0.1秒,只见手腕因为巨大后坐力的微微颤抖。
“还等着什么,放铳!”
那几声枪口连响之后,似乎是幸存的镇妖司缇骑也重新清醒了过来,不知道是谁先吼出声后,凭着一个激灵的本能就扣动扳机。
假如是倍速慢放的话。
那一刻的画面,激发的子弹就宛如无数神火飞鸦迎面扑来,然后在一下子时间恢复流动之际,为越阳楼手中骤然扬起的骨枪上,那漆黑纛旗的一拢收尽,消去了动能和神异之相,噼里啪啦的落在了地上作响!
纵使转述为文字时好似慢到了极致。
但实际上在战场上,这却是几个瞬间之中的发生的事情。
即便越阳楼本身并没有子弹时间这等神技,可凭借本身就已经异化到非人境的神经信号传递速度,他虽然反应速度没有比子弹的速度更快,可从这个念头诞生到转化为抬手扣动扳机的这个过程之中,却是完全足以他变招数次了!
武功要讲道理,一旦各项素质高出了一线,实际战斗时,就已经是高出了没边。
在没有突破一百毫秒的人体极限反应速度之前,无论是“先之先”还是“至诚之道”,哪怕是已经到了直接“未来视”的程度也好,在如今达到祸境的越阳楼眼中,陶伯尚起初的反应和闪避固然让他意外,可终究,却也只不过是那个样子而已罢了。
“而已……也只是而已呀。”他叹息一声,以这个词本身的性质而言,就说明出了最次的祸境界、和难境、和凡人之间,所横隔的巨大差距,几乎就是生物种意义上的不同。
噼啪的金属废铁落地声响中。
就像是一出滑稽的默剧一样,镇魔司的缇骑们本能驱动下的扳机扣到一半,越阳楼便以抬手挥枪为指示,无形神通力一扫,生生将他们出膛的子弹给倒摁了回去,而后,空出的手比了个手枪的手势,吹了一下不存在的硝烟。
嘭。
此起彼伏,十几个炸膛声清脆,真悦耳。

抢更小说(m.sdhjq.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仙道禁书目录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sdhjq.com